我站的西皮全世界最般配

佳兴忽来诗能下酒 豪情一往剑可赠人
我,一个灵魂画手!一个满脑弹屏不断的人!

管中窥豹——胤禩胤禟案口供中与父相关的那些事儿,(欺诳,窥探,立誓,抱怨等)

wyknxs:

因为雍正时,胤禩胤禟案发,其属下人供出这些,康熙时有这些事儿的儿子必然不只是八九十四这三位,只是其他人未发不得而知。而且要说都安静守分也不现实的吧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…………至於允禟、允禩、允禵所作之事,何敢不详细供出。当初圣祖皇帝因允禟为人不好,又糊涂,又与允禩、允禵私相结好,是以圣祖甚不喜欢允禟,允禟因圣祖不喜欢他,又因皇上及三爷、五爷、七爷、十爷都封了王,允禟、允禵只封了贝子,允禟心中不快,曾将手在头上拿了翎子,向门上众人说:你们看我头上的翎子有甚么好看,这明是怨望圣祖的意思。后来懒待行走,便称有疯痰之症,这又是欺诳圣祖处。那年允禩病后,允禟向允禩说:阿哥你病虽好了,这拐棍子却不可弃吊,你仍旧装病。因此允禩也拿了拐棍子装病。允禟自己装病已大不是了,又叫别人装病,欺诳圣祖,更加不是了。那年大阿哥圈起之后,允禟曾对我说:这叫做甚么圈法,比我们只隔得一层门罢了。嫌圈得大阿哥松,又是抱怨圣祖的意思。这都是允禟不忠不孝处。


…………


再,一日九爷曾说:今日八阿哥在皇父跟前狠得不是,他管的广善库,有一司官永泰与他嬷嬷阿妈有仇是实,近日因事将永泰痛打,皇父说你打得很不通,他是你的属官,有甚不是只该参处,如何将他痛打?我晓得永泰与你嬷嬷阿妈有仇的缘故。八爷不肯承认,立起誓来,皇父大不快。可见允禩立誓明是欺诳圣祖处。


…………


我还闻得允禩不遵圣祖戒酒之训,在家常吃酒,醉后要乱打人,这是允禩不孝处


…………


曾记得允禩革贝勒的那一年,允禟曾向我说:十四阿哥甚有义气,八阿哥为相面的事得罪,要约我同保救他等语。隔了两天,我见允禟面上略略红肿,我问及允禟,云:今日同十四阿哥保救八阿哥,皇父说你们两个要指望他做了皇太子,日后登极封你们两个亲王么?你们的意思说你们有义气,都是好汉子,我看来都是梁山泊的义气。十四阿哥立起誓来言语举动甚是不好,因此皇父大怒,拔出小刀说:你要死如今就死。众阿哥苦求,遂收了小刀,将板子横打下来,我跪上抱住,将我打了两个巴掌,脸上所以红肿,后将十四阿哥打了二十板。允禟又告诉我:圣祖问八阿哥你为何相面,八阿哥奏我因不曾有子所以相面的。允禟还说:那相面人曾说八阿哥有非常之福,这一句话圣祖得知,所以弄出事来。又一日允禟还说:允禵聪明绝世,允禩极正气,允禟与允禵甚好,与允禩也好。…………


雍正实录中此事相关的两处: 圣祖仁皇帝将阿其那(胤禩雍正时被改名)锁拏发审。塞思黑(胤禟)与允禵、怀藏毒药。愿与同死。又令人携带锁金□靠从行。以示同患之意。及阿其那蒙恩宽免。塞思黑当众取出毒药。与众人看毕而弃之。


圣祖仁皇帝于二阿哥之案。将阿其那拏问时。召入众阿哥。谕以阿其那谋夺东宫之罪。现交议政究审。允禵与塞思黑、同向圣祖仁皇帝之前。允禵奏云、阿其那并无此心。若将阿其那问罪。我等愿与同罪。圣祖仁皇帝震怒。拔佩刀欲杀允禵。经允祺力劝稍解。将允禵重加责惩。与塞思黑一并逐出。


…………


至允禟与允禵所商之事,不过要允禵早成大功,得立为皇太子,允禟曾对我说:十四爷若得立为皇太子,必然听我几分说话。我又听见姚子孝说:十四爷托我们爷说,皇父年高,好好歹歹你须时常给我信儿,这个差使想来是我的。到允禵出门后,果然姚子孝来往不停,到家不过一月、半月就去了,到圣祖欠安之时,闻得要差人去通信,但不知去了没有。


张瞎子是弘晟的安达,邵元龙是弘晟的师傅,每日在一块的,弘晟时时到圣祖宫中,都是张瞎子跟随,探听了些甚么事体,邵元龙自然知道,我不知道是实。


雍正实录中相关事例一处:将伊子弘晸、认内侍魏珠等为伯叔。窥探宫禁信息行事卑污。


…………


再,圣祖嫌八爷的字不好,命他一日必要写十幅呈览,八爷不耐烦写,央人代写了欺诳圣祖,这如何使得?


…………


又供:二阿哥未废之时,允禟常向我说二阿哥的过失,因二阿哥待他和允禩、允禵三人不好,所以同心合谋,有倾陷东宫希图储位之意,因竭力趋奉老裕亲王,要他在圣祖前赞扬,所以裕亲王病时曾以广善库为因力荐允禩有才有德。再,允禟时常称赞阿灵阿有忠心,肯替朝廷出力,又称赞揆叙才学好,操守也好,又称赞七十、苏努有文武全才,他们一气串结,谋为不轨。及二阿哥既废,圣祖命诸臣保举可立之人,揆叙、王鸿绪与廷臣暗通,各人手心都写了一个八字,遂合词保了允禩,意谓所谋必成,不料大忤圣意,不但允禩大失所望,允禟、允禵亦甚觉沮丧。这些事体不但我知,即举朝之人亦所共知。


又供:允禩、允禟、允禵三人原是结成一局,造作好名,收拾人心,意在相机而动,自然非此即彼,要得东宫之位。圣祖皇帝照察深远,家法严明,无隙可乘。及允禵有大将军之命,允禟便喜欢之极,指望他立了大功早正储位,后来圣祖曾命允禵进京,允禟甚是不悦,向我说:皇父明是不要十四阿哥成功,恐怕成功之后难于安顿他。


…………


又供:允禟要知道圣祖皇帝内庭消息,厚结太监陈福、李坤,叫他伺察圣祖喜怒动静,不时通知他。如此用心,就可知他的心迹了。

评论
热度(11)
  1. 我站的西皮全世界最般配wyknxs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我站的西皮全世界最般配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