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站的西皮全世界最般配

佳兴忽来诗能下酒 豪情一往剑可赠人
我,一个灵魂画手!一个满脑弹屏不断的人!

曹寅到底有几个孩子

SAUCE沙司:

     在他的子嗣问题上,可能要推翻一些以前固定的看法。

    1983年11月23日在南京举行的纪念曹雪芹逝世二百二十周年学术讨论会上,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公布了新发现的曹氏档案材料──康熙二十九年(1690)四月初四日《总管内务府为曹顺等人捐纳监生事咨户部文》,中云:

    案据本府奏称:

    三格左领下苏州织造郎中曹寅之子曹顺,情愿捐纳监生,十三岁;

    三格左领下苏州织造郎中曹寅之子曹颜,情愿捐纳监生,三岁;

    三格左领下南巡图监画曹荃,情愿捐纳监生,二十九岁;

    三格左领下南巡图监画曹荃之子曹颙,情愿捐纳监生,二岁;

    三格左领下南巡图监画曹荃之子曹頔,情愿捐纳监生,五岁;

    …………等因,

    将此等人名各缮一绿头牌并拟将此送部等情具奏。奉旨:知道了。

    钦此。

    为此咨行。

    内务府总管飞扬武、班第著笔帖式苟色送去,交付员外郎和隆。

    咨文的原件,当时是笔贴式用满文写成的,现由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满文高振田先生译成汉文。 但是,这件咨文的史料价值,却长期被无端打了折扣。冯其庸先生在《曹学叙论》中说:“这个‘咨文’所叙诸人的父子关系多有错乱,则不知何故。”(《红楼梦学刊》1992年第1期)。

    这个档案是很奇怪,不是曹寅儿子的人被说成是曹寅的儿子,是曹寅儿子的人反而被说成不是曹寅的儿子,真是蹊跷之极。

    一,“不是曹寅儿子”的曹顺,被说成是曹寅的儿子.

    康熙四十八年四月十三日《内务府奏曹寅办铜尚欠节银应速完结并请再交接办摺》中云:“(曹寅)又一年应交之三万九千五百三十两,尚未交纳。经查其未交银两原因,据曹寅弟弟之子曹顺呈称:我伯父曹寅,自四十年五月起,接办铜事,至本年五月,八年期限始满。该一年应交之节银三万九千五百两,我伯父曹寅,在限满之前,一定送交完结等语。”

    二,“是曹寅儿子”的曹颙,被说成不是曹寅的儿子。

    康熙五十一年九月初四日《曹寅之子连生奏曹寅故后情形摺》:“曹寅子奴才连生谨奏:……奴才正当弱冠,正犬马效力之秋,又蒙皇恩怜念先臣止生奴才一人,俾携任所教养。”

    康熙五十二年正月初九日《内务府奏请补放连生为主事掌织造关防摺》:“奉旨:依议。连生又名曹颙,此后著写曹颙。钦此。”

    但是,如果这篇东西没有错呢?因为这件档案不是什么人随便口述的普通奏折,这是曹家人捐监生的档案。花了大价钱买文凭,总不至于让人把名字写错吧?

    我们就预设它的内容是有很大可信度的。

曹寅:

长子名曹顺,生于康熙十七年,曹寅二十一岁时。

次子名曹颜,生于康熙二十七年,曹寅三十一岁时。

另有两个女儿。

曹荃:

长子曹颙,生于康熙二十五年;

次子名曹頔,生于康熙二十八年。

另外有档案记载的还有三子曹颀。

继任江宁织造的老四曹頫。

    曹颀(桑额,桑额汉语谐音为“三哥”),康熙五十年录取在宁寿官茶房,康熙五十五年升为茶房总领。

    康熙五十年四月初十日奏折:“原任物林达曹荃之子桑额、郎中曹寅之子连生,曾奉旨。著具奏引见。钦此。现将桑额、连生之名,各缮绿头牌,由内务府总管赫奕、保住具奏,带领引见。奉旨:曹荃之子桑额,录取在宁寿官茶房。钦此。”康熙五十五年闰三月十七日复有“曹寅之子茶上人曹颀,……著以曹颀补放茶房总领”之谕。

     那么所有人物都已经出场了,以下是假设:

     康熙二十九年的时候曹顺是曹寅的儿子,到了康熙四十八年曹顺又叫他伯父了,这是怎么个情况?

    说明曹寅其实就是曹顺的伯父,但是曹寅在康熙二十七年之前无所出,曹荃孩子多,就过继了长子给哥哥。《楝亭集》康熙二十五年重五“懒着朝衣爱早凉,笑看儿女竞新妆,花花艾艾过端阳”,五月十一夜“命儿读《豳风》,字字如珠圆”,及同期所作“六月西轩无暑气,晚塾儿归,列坐谈经义”等句,可见当时曹寅有孩子在身边,也可能是和弟弟的孩子们放在一起养,一群小孩在一起穿新衣服“花花艾艾”。

     康熙二十七年曹寅终于有了亲生儿子曹颜,他准备南下之前花钱给大家捐了监生,然后他就把曹顺给退回给曹荃了,带了曹颜去苏州。曹颜这个名字目前发现只出现过这一次,再没有记载。

     曹荃的儿子曹颙后来为什么又成为了曹寅的儿子呢?我猜测是因为曹寅亲生的曹颜死了,曹寅又处于没有子嗣的情况。所以他把曹颙给过继了过来,曹顺可能伤了心或者别的原因,不愿意再去曹寅那边。而曹颙这时候年纪比较小,后来会对康熙说曹寅“止生奴才一人”,其实是种委婉的说法。

     那么这个时候曹寅曹荃兄弟俩就变成了这样:

曹寅:

养子曹颙

两个女儿。

曹荃:

长子曹顺

次子曹頔

三子曹颀

四子曹頫。

     曹寅《楝亭诗钞别集》中有《辛卯三月二十六日闻珍儿殇书此忍恸兼示四侄寄西轩诸友三首》:
      其一

  老不禁愁病,尤难断爱根。
   极言生有数,谁谓死无恩。
   拭泪知吾过,开缄觅字昏。
   零丁摧亚子,孤弱例寒门。

  其二

  予仲多遗息,成材在四三。
   承家望犹子,努力作奇男。
   经义谈何易,程朱理必探。
   殷勤慰衰朽,素发满朝簪。

  其三

  聋耸双荷异,凄迷复此晨。
   那堪无事老,长做不情人。
   薄福书囊远,偷生药里亲。
   蹉跎非一致,丰啬空难论。 

    这么看“兼示四侄”:就是指剩下的曹顺、曹颀、曹颙、曹頫四侄,四个都不是他的亲儿子,都是侄子。

“极言生有数,谁谓死无恩。”恩指皇恩。人生有定数,身后有皇恩。“珍儿”很可能是因公殉职的。
 “拭泪知吾过”一句看,曹寅认为自己在这件事上有责任,他可能间接造成了珍儿的死亡。

“零丁摧亚子”零丁是孤独,亚子即排行第二,说明珍儿就是曹荃的次子曹頔,他独自一人死在外面。

“予仲多遗息,成材在四三”:仲是排行第二的意思,四三的含义是不多。
 曹荃生的儿子很多,但夭折了不少,成材的也不多。(应该曹荃还有生出别的小孩子,都夭折了)

“承家望犹子”犹子是侄子的意思,如同儿子一样。继承家业要指望侄子们了,因为曹寅没有亲生儿子。

   以上是我觉得能说通的逻辑,但我未必对,也许当年还有别的更复杂的故事发生。

    曹荃死的时间也很奇怪,他卒于康熙四十七年五月,没有死因的明确记载,很可能与康熙废太子案件有瓜葛牵连。至于康熙说他们兄弟之间不和,大概也跟他俩把孩子换来换去有关系。

评论
热度(28)
  1. 我站的西皮全世界最般配SAUCE沙司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SAUCE沙司横云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横云SAUCE沙司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又来纠结儿子问题了!【据王葆心《续汉口丛谈》记载:时素《读陈沧洲先生虎邱诗》序云:“先生守江宁日,
  4. SAUCE沙司横云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横云SAUCE沙司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挖老帖发现这个问题又混乱又有意思,写在回复里太长了,就转发一篇~~~ 首先一个小bug,“曹荃

© 我站的西皮全世界最般配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