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站的西皮全世界最般配

佳兴忽来诗能下酒 豪情一往剑可赠人
我,一个灵魂画手!一个满脑弹屏不断的人!

清 康熙 亲王画像 


备注:美国科罗拉多藏家旧藏

此件画像画幅宏大,通体绘画极为精细,人物细微至分毫之处皆毕显高贵身份之意。其中,根据绘画风格与种种迹象可推判断此件应为一件清代宗室肖像。而在着装方面,画幅中,人物身着绛色吉服袍,袍身绘彩福寿连绵锦地纹,四开裾,袍里衬白色皮毛。腰系杏黄色吉服带,带色与衣着视觉对比强烈,带上中部及左右两侧饰铜鎏金带扣,中镶嵌红珊瑚;带右侧佩系黑色素面荷包、青色连云团寿纹扳指套和鞘刀各一,带左侧佩系蓝色素面荷包、红色梅花纹荷包和象牙牙签筒各一。荷包之绦带均为金黄色。脚穿黑色素面尖头朝靴。综合考察其服饰装束,可断定为清代人物冬季穿用的冬吉服。观之坐具,此件画像之人坐于一黑漆描金花卉纹嵌云石罗汉床之上,描金纹饰绘画精细,花卉具有西方风格,座椅比例精良,榫卯结构完美,应出自宫廷造办处之作;罗汉床上置织锦金团龙捧寿背靠及迎手一只,龙纹皆为五爪龙,即又一次证明了此人品级之高。亲王身左侧置一鎏金如意纹帽架,上置一官帽,帽为黑色素地。宫廷绘画多是写实的作品,水平再高的画家也不敢为帝王宗室画像张冠李戴。由此可知,此件画像主人出身不凡,且其宫廷生活奢靡,显出至高无上的权力。关于其衣着之绛色地的装饰色彩;清人入关之初,清淡、明快的天蓝、宝石蓝是宫中皇帝和后妃们的礼服用色,即便服装面料及图案是明黄、石青,但里子也用天蓝与月白。

乾隆中期以后,兴起玫瑰紫色,人们取其“红火”之意,于是大红、真红、粉红、枣红、紫等广为流行。乾隆晚期流行福文襄公福康安所穿的深绛色,称为福色。

《扬州画舫录》则说,“扬郡着衣尚为新样,十数年前(乾隆初)缎用八团,后变为大洋莲,拱壁蓝,颜色在前尚三蓝,朱墨、库灰、泥金黄,近尚高粱红、樱桃红,谓之福色。”

 《啸亭杂录》载,福康安好穿深绛色服饰,人言之为福色,因为“福”字,一语双关,都愿有“福”,上有所好,下必甚焉;故当时的贵族、民间也争效其色,都要做件“福色”袍子穿,以借福音。

这些服饰以独特的艺术形式和艺术语言再现了嬗变过程。清代宫廷的礼仪观念,使服装纹饰、色彩变得精细和繁复,形成了这一时期特有的风格,台北故宫所藏清高宗御制诗文集中有七帧乾隆由青年至老年的画像,其中终年及老年像中,乾隆皇帝皆着绛色地团龙吉服。此件画作中,人物身佩戴之配饰与北京故宫所藏相同;如,在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;郎世宁所绘制《乾隆狩猎图》中,两人右手所戴扳指实为一款,似为缠丝玛瑙所制;腰部所携香囊等物装饰同异常繁复。另可见此件画作亲王腰间带子为黄色,即清代皇帝和宗室专用的黄色腰带,此礼制成于顺治十八年(1661)。是历史上官服制度的沿袭。包括有朝带、吉服带、常服带和行服带四种。一般用丝线织成,以四块圆形或方形的金属镂花版衔接,版上镶嵌宝石珠玉等装饰品,带子左右的金属版配上两环,以系挂荷包等装饰品。带子的颜色与金属版的镂花镶嵌有严格的等级规定。如皇帝的腰带用明黄色,宗室皆用金黄色。爱新觉罗家族以外的官员系蓝色或石青色腰带,严禁越级束用。因此,黄带子成为清朝宗室的特殊标志,俗称宗室为“黄带子”。故此件拍品画作中老者着装,服饰配饰搭配之等级,可判断,此人必身居高位,可为亲王一级;北京故宫博物院亦藏有一幅玄烨便服写字像,画中为青年时期的康熙皇帝,断岁为二十左右,故可推断应属于康熙早期风格宫廷肖像作品。其中之红地龙纹地毯之龙纹描绘,黑漆描金画桌的华贵制作风格,皆与本品画作之中极为相似,可兹参考比较。

本件画作中虽并无落款与印迹,但就宫廷绘画风格推断,此人极有可能为清代早期皇子之一,身份极为高贵。从面部特征判断,此件画像所绘人物与北京保利2013年秋拍之亲王像应为同一人。


评论(2)
热度(5)

© 我站的西皮全世界最般配 | Powered by LOFTER